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社工职业化破解人才难题

来源:   时间:

  “只有从资格的认证到岗位的对接都打通了,才算是一个完整的职业制度的建立。”

  首次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成绩近日揭晓,首批有明确身份的专业社工师诞生。这次资格考试迈出了社会工作专业化、职业化的重要一步,是破解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诸多难题的实质性一步。

  就业期待

  社会工作作为一种社会福利服务,在国际上普遍被认为是政府与民众之间一个很好的“中介与桥梁”。如今,这座桥梁已经为我国党和政府所认可,并被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2006年,中央明确提出“造就一支结构合理、素质优良的社会工作人才队伍,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迫切需要”。 但是,我国的社工人才队伍现状与社会的现实需求显然不相适应。在记者接触的专业社工中,北京市第一社会福利院的尚振坤、上海市阳光社区青少年服务中心的秦天栋、深圳鹏星社会工作服务社的徐丽婕、广州市海珠区启创社会工作发展协会的王军芳,分别毕业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上海青年干部管理学院、中华女子学院、中山大学的社工专业,这些“科班”社工散见于各个社会服务机构。但是,数量并不多。据了解,目前全国开设社会工作专业的高校有200多所,每年培养社工毕业生约1万人,但只有不到30%的学生毕业后会从事社会工作。

  南都基金会负责人徐永光曾在媒体上表示,就他的调研,如果按发达国家的标准配备社工,中国需要300万社工,但绝大多数社工学生毕业后即转行,出现了“极大的需求、极少的供给、更少的对口就业”现象。在社会工作起步较早的上海,也由于待遇偏低、缺乏激励机制等原因,社工流失现象一直颇为引人关注。 社工毕业生流失相当严重,而我国实际社会工作领域的绝大多数从业人员(我们一般称之为“实际社会工作者”)只能算是“准社工”,他们普遍缺乏专业知识,靠的是传统的工作方法或者纯行政手段。如许多地方推行的专职社区工作者,做的就是体制内传统社区居委会工作,他们就是“实际社会工作者”。但是,随着社区问题越来越多,有着专业理念的个案工作、小组工作、社区工作等社会工作方法将大大优于传统的社区居委会工作方法。

  社工职业水平考试无疑给“专业社工”和“准社工”提供了获取专业身份证明、拓展职业空间的机会。但是,我国的社会工作专业化、职业化发展,仅靠一个考试、一纸证书还远远不够。许多“实际社会工作者”们担心:万一拿不到“社工证”,干了多年的“社会工作”岗位会不会因此而丢掉?不少应届社工毕业生则表示:“即使我们考了这个‘社工证’,社会上会有那么多合适的岗位提供给我们吗?持有资格证,就一定能上岗吗?”

   社会工作的职业定位和岗位问题,是制约社会工作发展的最大瓶颈。“只有从资格的认证到岗位的对接都打通了,才算是一个完整的职业制度的建立。”中国青年政治学院社会工作研究中心主任陈涛这样表示。对于社工的待遇问题,一些地方已经迈出了实质性的步子。如上海,已在浦东、闵行、卢湾等区县进行了社工收入改革试点,引入以岗论薪、因人而异的新的薪酬模式,希望改变社工收入“一成不变”的现状;在深圳,该市民政局表态,将与财政部门研究,在未来两年内,提高社工服务购买经费标准,同时与也与相关部门协商好了解决社工落户深圳的问题。

  新的教育挑战

  虽然,首次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结果已经出炉,但是,社会工作专业化、职业化之路,还仅仅是一个开始。除了解决岗位开发、社工待遇等问题,社工专业教育培训的道路还很漫长。从1988年北京大学设立社会工作专业开始,我国社会工作教育的恢复与重建已经走过了20个年头,培养了近10万社工。但是,“这20年中的发展又有些与实际工作相脱节的地方,没有将产生于西方国家的社会工作的理论知识与本国的社会实际相结合,创造出符合我国百姓需要的社会工作的知识体系”。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史柏年坦言。

  再看看有半个世纪历史的香港社工教学体制,除了正规的社会学入门、社工实践理论,实习及督导放在重要位置。社工本科生的实习时数达到800学时,而为达到实践质量,每个老师最多带10个学生,全职实习督导也必须到学生的实习机构中去实地督导。但在内地,不要说督导,社工学生能否找到合适的实习机构都是问题。 “整个社会工作教育日后应更多地了解实际部门的需求和社工的工作领域,并对社会工作实务投入更多的精力和重视,甚至可以把课程设置与社会需求联系起来,从而使社会工作实务有一个更加清晰的发展方向。”陈涛对此表示。

  需要注意的是,“社工人才队伍的培养,包括现有从事社会工作人员的专业培训和社会工作专业大学生的培养”,除了“研究大学社会工作专业的以职业能力为本的专业改造”,还应“研究在职人员培训的有关制度规定和教材、师资等基础建设”。民政部人教司科技处处长甄炳亮这样认为。上海、深圳、广州等地聘请香港资深社工或者高校老师做督导的方法或许可以为人们提供一点借鉴。以深圳为例,该市以全职每人每月4万元的费用标准从香港聘请了31位资深社工来深圳做督导。为了节省费用,深圳市推行“督导小组”的概念,即一名香港督导带两名深圳督导助理(从现有的优秀准社工中选),督导24名社工,计划3年后,香港督导逐步淡出,最终实现督导“本土化”。

  一项系统工程

  “全国助理社会工作师、社会工作师职业水平考试是我国社会工作迈向职业化、专业化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必将对社会工作发展产生积极和长远的影响。”史柏年表示。但是,要破解社工人才遭遇的困境,则是一项系统工程。因为社会工作的发展涉及到社会福利体系的重构、社会职业体系的调整及就业岗位的开发、社会工作专业形象的塑造和提升等诸多发面,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参与和努力。武汉理工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秦琴认为,各级党政机关要加快职能转变,充实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部门,配备社会工作专门人员。 中山大学社会工作教育与研究中心主任、香港资深社工罗观翠表示:“要使专业社工真正在社会上找到自己的位置,最重要的是要在制度和政策上配套。”

  民政部有关负责人也表示,推进职业社工体制建设的根本举措在于出台一部《社会工作者条例》,这样才能使广大社工的工作落到实处。 发展社会工作,政府不能唱独角戏。国外的经验表明,发达的社会工作体系通常不是由政府和企事业单位支撑的,它需要一个发达的民间组织社会工作网络支撑,其中大规模的民办社会工作机构所起的作用特别重要。而从我国的发展实践看,由民办社会服务机构承担具体社会事务管理和公共服务项目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社会工作的职业化和专业化发展,需要合理定位政府负责与民间机构介入的关系。政府要做的是尽快完成职能转变,通过购买项目的方式,把大量的社会工作交由民间机构来做。”武汉大学社会系教授周运清认为。然而,针对社会工作人才严重流失的现象,仅仅从外部来改善还远远不够。社会工作初展雏形,面对的是国人的不认同以及社会的不理解,面对的是没有及时跟上社会发展脚步的社工素质及与之相应的待遇。如今正在走向或者已经走向社工岗位的毕业生必将成为社会工作荒野上的拓荒者。他们需要的正是一种向内求贤、注重自我修炼的专业伦理的价值观。 “社会工作价值观能否为接受社会工作专业教育的人所接受,是社会工作者能否安心本职工作,社会福利机构能否接纳专业社工的关键所在。”北京科技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左鹏这样认为。

  


打印
【相关报道】

云南省民政厅转发民政部人事司关于开展社会工作岗位开发设置情况调查文件的通知2009-12-23
云南省民政厅关于举办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考试考前辅导班的补充通知2009-12-23
云南省民政厅关于转发开展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试点检查评估文件的通知2009-12-23
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评价暂行规定2009-12-23
助理社会工作师、社会工作师职业水平考试实施办法2009-12-23
网站管理:云南省民政厅

地址:昆明市白云路538号云南省民政厅
邮编:650224     联系电话: 0871-5732220